今天是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投资者态度  >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来源:中访网 作者:转载中金社 责编:杨帆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原标题:健身房跑路事件再现!背后还有家理财平台济地金融)

 

2017年12月5日消息,又一家健身房出事了!

 

12月1日,有消息称,连锁健身品牌上海奥森约40家门店在几天内接连关门!据不完全统计,涉及十几万会员和多达几千万会员费,近千名员工和教练的工资也没了着落……

 

12月2日,《国际金融报》记者前往多家奥森健身门店进行实地探访。在记者随机选取的几家门店中,只有中山路店还在继续经营,苗圃路店、江浦路店均已关门,并有几十位消费者和工作人员在店中组织维权。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奥森健身苗圃路店

 

据了解,目前,奥森健身的区域经理、高层已经全部失联,有消息称是因为涉及骗贷而被捕。记者了解到,目前上海奥森会员们正在向工商局等部门投诉,相关事宜正在进一步调查和协调之中。

 

涉及费用高达千万元

 

记者走访发现,上海奥森苗圃路店内的健身器械摆放凌乱。

 

奥森健身的工作人员透露,昨日在其出门进行劳动仲裁的期间,已经有一些健身器械被周围的会员、甚至是非会员非法搬走。

 

有奥森健身会员向记者透露,11月22日,奥森健身江浦路店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说电路有问题需要整修,须费时3天;11月27日,该会员到店后发现,依然还要整修,要等到12月5日开业。然而,到11月29日,该会员发现,江浦路店的大门已经上锁,随后才发现健身房已经无法继续经营下去的现实。

 

据苗圃路店的维权代表人统计,从2015年8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苗圃路店办卡的总人数共有2314位会员(非精确数据),除去一些尚未了解情况的,目前已有300多位会员参与维权,陆续还有人加入,每位会员的会费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初步统计涉及金额为1225万。

 

除了办卡的会员在积极组织维权,奥森健身的工作人员也在忙着讨薪。苗圃路店的销售经理冷先生对记者表示,“当前不仅是办卡的会员受挫,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已经被拖欠了两个月的工资。”据相关负责人统计,目前苗圃路店内工作人员共被拖欠薪水约24.2万元。

 

据浦东门店一位总监介绍,奥森健身在10月份已经出现乱象,开始拖欠员工的工资(员工一般在当月的25日收取上月工资),奥森的领导以公司将上市为由推了几日。11月29日,奥森法人沈雪丽还曾召集员工,表示公司资金链出问题,给她3天时间,一定给员工发放工资,然而其后就无人能联系上沈雪丽。

 

苗圃路店会员透露,该店店长陶小华曾于11月30日晚去苗圃路店将店内所有的现金取走,之后就不再露面。目前,该健身房的法人已经于11月29日变更为程新峰。

 

一把辛酸泪,“维权却无门”

 

目前,奥森健身的区域经理、高层几乎已全部失联。

 

12月1日,申请完劳动仲裁回到店里发现东西被搬之后,冷先生曾多次拨打报警电话。冷先生对记者说,“最早的一次报警在12点12分,洋泾派出所大概一点左右到场地,问了一下情况,说这个事情他们管不了之后就走了。”

 

另外一会女性会员也对记者表示,“我老公昨天大概报了十几次警,但是洋泾派出所一直未有所反应。”

 

苗圃路店的保洁工桂女士表示,“我现在没有东西吃也没有地方住,店里还欠我两个月的工资一共9000元还没有发。”

 

记者在苗圃路店走访期间,奥森健身苗圃路店的物业方——上海东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物业管理部门负责人赵先生来到现场,当着众多会员的面表示,“解决问题最关键的就是会员的安抚工作,最好的方法就是会员有一个地方可以继续健身。但是,私教课可能没办法接盘。”

 

据赵先生称,物业方已经与业主沟通过房租欠缴问题,当时已经讨论过健身房“平移”的处理方法。目前已经与四家健身企业取得联系,其中一家江苏的大型健身企业将会于下周过来实地探访。

 

此外,还有邻近的一家健身房“零健身”也在洽谈之中,但并未有接盘的准确消息。

 

面对何时能够有解决的具体方案出来,赵先生也表示无法给出具体的处理期限。

 

会员韩女士对记者表示,昨晚,物业方也到现场进行了谈判。赵先生曾明确表示,未来不希望将该场地继续租给健身会所,因为风险太大。

 

目前奥森建设中山公园店仍在营业。记者12月2日中午十二点半左右进入健身房的时候,只有一位年轻女孩在跑步机上跑步,其余还有两位老人躺在健身椅上聊天。记者向前台柜员表示要办卡,前台柜员只是让记者登记姓名和电话,并表示之后会联系记者。记者反问为何不能够当下就进行办卡咨询。该前台柜员直言:“现在公司情况不稳定,等稳定之后我们会联系你”。

 

庞氏“骗局”?

 

“健身房是能够经营的,盈利正常。”一位浦东区门店邓姓总监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健身房本身并非经营不善,而是大老板被抓,运营的资金链断裂,公司其他高层无法再做下去。

 

采访过程中,邓总监提及了一位名为朱心的高管(原控股股东),并表示她与张总(胡接山)经营的另外一家金融公司也出了问题,曾被投资人闹事,刚刚被压下。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胡接山潜逃后改姓张,奥森店员均称呼其“张总”,据称已被警方抓捕

 

记者随后查到,朱心是一家当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曾投资一家已吊销的美容院,也在任一家形象设计顾问有限公司的监事,而当成集团则投资了奥森健身。

 

记者顺藤摸瓜,发现了奥森健身的高层管理者经营的一张大网。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图片来源:天眼查

 

根据天眼查信息,朱心、陶小华(苗圃店店长)等人投资参股当成集团,当成集团参股奥森健身,奥森健身则收购了杰森(苗圃店前身)、斯锐凯博(江浦店前身)、欧图菲文化(黄兴店前身)等。根据门店员工的说明,陶小华原为胡接山的司机,奥森的另一名参股股东刘汉玉(也是奥森门店店长)为陶小华姐夫。

 

邓总监表示,朱心本人已于事发前一个月从奥森辞职,她与奥森的其他高层一起维持了多家公司,套路十分繁复,据他所知,此前奥森健身收购了几十家健身公司,使用的钱应该都来自一家金融理财公司——上海济地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邓总监透露,其曾因员工讨薪去该金融公司,发现该公司宣传有18%收益率,当场返现。而朱心在安抚闹事的投资者时曾亲口说明公司资金链出问题,到2018年2月资金才能解封,朱心当场与投资者将理财合同改为负债合同,然而之后人就消失无踪。

 

记者查询发现,上海济地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其法人为王彦华,而监事为程林敏(奥森监事和股东),原股东为沈雪丽(奥森法人)。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朱心,当成集团法人,原奥森高管,已消失,无法联系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沈雪丽,奥森健身法人、股东、经理,原济地金融股东(2015年11月退出),已消失,无法联系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程林敏,奥森健身股东、监事,程林旅游法人,现济地金融监事,苗圃店现任法人程新峰的姐姐,无法联系

 

律师许峰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以记者描述的情况看,(金融公司)当场返现基本就是庞氏骗局,钱很可能被挪用。另一方面,也不排除(这些高层)通过健身公司掩盖来弄资金去做其他的事情。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确认了这一点,“其实奥森原本是没有店的,都是靠收购。奥森的老板是做金融的,是想借这个空壳子去贷款。奥森主要收购一些快倒闭的健身房,获得了二三十家店,然后再去银行贷款。因为在上海如果你有很多家店,会显得背景很不错。银行查询到企业有这么多家店,就贷更多的款给企业。”

 

该人士表示,奥森的实际控制人通过给钱或股份等手段,找些不太懂法律的人做法人,每家店的法人都不一样。出了事情,别人就会找法人,和真正的大老板(实际控制人)没有太大关系,但却拿到了钱。

新闻推荐  
1润禾材料现金流长期严重掉队 赊销凶猛毛利率超同
2鑫广绿环事故致五人死亡 申万宏源保荐上市赚3200万
3顺丰优选自营食品上黑榜 过氧化值超标有哈喇等异味
4大地财产保险凌源违法虚构保险中介业务套取手续费用
5宏润核装违规使用募集资金 遭股转公司出具警示函
6南宁糖业拟定增募资不超9亿元 过半用来偿还银行贷款
7浪莎股份神回复转型未果:“女朋友”没找到 咋“结婚”
8车投宝兑付风波:新力打脸法人私人还款 警方未立案
9“消费全返”平台云联惠涉嫌非法集资 上万商家或陷庞氏骗局
10中访网高校财经传媒计划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