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微软之后,你该记住这位印度裔CEO——中访网 做最好的财经服务商
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新观察  >  谷歌、微软之后,你该记住这位印度裔CEO

谷歌、微软之后,你该记住这位印度裔CEO

来源:志象网 作者:志象网 责编:杨帆
谷歌、微软之后,你该记住这位印度裔CEO

6月初,印度主流媒体均在头版报道了一则被其他国家忽略的新闻:56岁的Rajeev Misra被任命为软银的董事会执行副总裁。  


不出意外,他会接替孙正义,成为全球这一最具权势的投资机构的掌舵者。印度媒体难掩兴奋,毕竟此前,谷歌CEO Sundar Pichai和微软CEO Satya Nadella在“硅谷三巨头”中连下两城,还有Adobe、诺基亚、百事可乐等世界500强公司的CEO都成了印度人。


Rajeev Misra是谁?


他并非一枚典型的印度产CEO——码农出身,之后在美国的商学院就读,然后,一步一步攀爬到万人之上。


如果你不认识他,看看讲述次贷危机的电影《大空头》,Rajeev Misra就是原型之一。


当然,他如今被全世界的创业者记住,却是因为愿景基金。愿景基金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影响力最大的科技投资基金,拥有1000亿美元的预算,基金一年的投资量与美国风险投资行业的总投资额相差无几。


将“奇点”(计算机智能超越人类的那一刻)作为投资核心的愿景基金,就其挥金如土和超现实视野而言,是名副其实的“1000亿美金造未来”。


缘起愿景


Rajeev Misra在2014年10月加入软银,在债务交易方面有着丰富经验,始任战略财务总监。


但他与孙正义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2006年,Rajeev Misra在软银收购日本沃达丰里贡献巨大。


两年后,他被任命为愿景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当时,距离被视为接班人的Nikesh Arora离开软银还不到4个月,同为印裔的Rajeev Misra离集团的权力中心又近了一步,着实耐人寻味。


但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和孙正义一道,从零开始建立起了1000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当时,沙特希望打破对石油的依赖,王室正在寻求多元化其投资组合,两个人一路向西,来到了中东。赶早不如赶巧,他和孙正义将这笔钱装进了口袋。


2017年9月接受The Economics Times采访时,Rajeev Misra还原了这段轶事。


“去年8月我第一次与(孙)正义进行了讨论。当时我们刚刚在6月份以320亿美元收购了ARM,而正义认为我们正处在未来5 - 10年的技术革命的尖端:机器学习、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将影响和重塑所有行业——从医疗保健、金融服务到制造业。


我们觉得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新的工业革命。鉴于我们刚刚进行了320亿美元的收购,我们在财务上捉襟见肘。”


20年来,软银一直拿自己的钱四处投资。而当财务紧张时,软银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出售阿里巴巴的股份,但Rajeev Misra说他和孙正义“认为它们有更多上涨空间”,决定继续持有,二就是出去筹资。


“我们准备了一个PPT,出去找人,因为神的恩典,我们筹到了资金。” Rajeev Misra说。


                                                (Rajeev Misra是孙正义的得力助手)


这显然是谦虚的说法,实际上,他是一个谈判高手。


曾与他一起工作的人称他为“强硬的谈判者”。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软银投资Uber的谈判中,Rajeev Misra曾向Uber的早期投资者表示,如果交易不成,软银将转而投资竞争对手Lyft。


这种“狠角色”的领导风格,也与孙正义一脉相承。


找孙正义要投资的体验是这样的:十分钟的对话里,孙正义时常打断,然后他说,“停,我知道。我听够了,你想要多少钱?”当创始人回答之后,孙正义给出了一个他所要求的四到五倍的数字。


如果创始人提出任何疑问,孙正义则会“威逼利诱”,迫使他们妥协。


曾有媒体评论称,孙正义对“奇点”(计算机智能超越人类的那一刻)的迷信可能让他在软银董事会里过于“曲高和寡”。尽管双方利益一致,但他本人更看重长期增长和前沿技术进步,而其他投资者可能更看重短期利益,这可能为他说服其他人制造困难。


但Rajeev Misra看上去与他步调更为一致。加入软银后,他曾解释称,加入了软银是“因为在不同的行业工作非常具有刺激性和教育性”,“我们在地球上正在进行的最新工业革命中扮演了一个角色。”他补充说。


                                                        (Rajeev Misra采访画面)


近两年时间里,Vision Fund共投资了24家公司,横跨美国、欧洲和亚洲,已经撒出了300亿美元。Rajeev Misra也一路平步青云。


2017年6月,Rajeev Misra进入软银董事会。根据当时股东大会的通知,他会拿到包括现金和股票在内的1120万美元。


一年后的今天,他又升任董事会执行副总裁。


华尔街秃鹫


仅就人生轨迹而言,Rajeev Misra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印度出品CEO”。


他于1962年出生在印度,先后毕业于Mathura Road德里公立学校,和大名鼎鼎的印度理工德里分校。获得机械工程学士学位后,他来到美国。


在Rajeev Misra的Lindkin页面上,他的个人史从美国才开启: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先后拿到了机械工程学士和计算机应用硕士学位。


印度人对MBA的热衷,类似某种宗教狂热,Rajeev Misra没能免俗,他后来就读于MIT斯隆管理学院。


但是,毕业后,他再没有做码农。加入软银之前,他在金融领域工作了24年。


美林证券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他在那里从事衍生品营销和交易,工作了8年之久。此后,他来到了德意志银行,并在这里工作了12年,这也是他前软银时期最长的工作经历。


在德意志银行,Rajeev Misra担任信贷衍生品主管和全球信贷交易主管,他率先将银行推向风险信贷工具。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德意志银行被推到风口浪尖。美国媒体曾爆料,Rajeev Misra是华尔街的秃鹫之一,曾疯狂下注次级债市场。他的黑历史,先被收录成册,后被拍成电影《大空头》。


                                                            (电影《大空头》海报)


这部讲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电影由“蝙蝠侠”克里斯蒂安·贝尔主演,获得了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影片提名。


离开德意志银行后,Rajeev Misra来到了瑞银集团(UBS),担任全球固定收益、货币和商品业务负责人,在欧洲、中东和非洲辗转了4年。


在2014年10月正式加入软银之前,他还短暂地在Fortress投资集团担任高级董事总经理和合伙人。


Rajeev Misra在软银的表现可谓可圈可点,既表现出过硬的专业能力,也不乏果断的领导气质。再回过头来看的前半生,一切都有迹可循。


他在老本行上继续保持了高水准,去年7月软银以320亿美元收购英国芯片制造商ARM时,他在资产配置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高度竞争的金融行业担任和16年的高管,也让他深谙资本市场的规则和玩法,为孙正义的“1000美金造未来”计划助了一臂之力。


他的强硬风格看似与他印裔高管俱乐部的老乡们泾渭分明:谷歌的Sundar Pichai和微软的Satya Nadella均以谦逊温和闻名。


                                              (“劈柴哥”和纳德拉均以谦逊温和闻名)


但印裔高管更独特的杀手锏,其实是在复杂环境中求同存异和谋求共识的能力。


印度是世界上最为多元和复杂的民主体制,印度人似乎天生有种化解矛盾的能力,甚至有一本名为《Conquering the Chaos: Win in India, Win Everywhere》(政府混乱:赢在印度,全球通吃)的书对这种现象大书特书。而这也正和目前软银的处境不谋而合。


别忘了,Rajeev Misra也是在德里长大的。


两个印度人的争斗


Rajeev Misra并不是第一个被看作是孙正义接班人的印度人。


在他之前,还有更年轻有为的Nikesh Arora。他们在2014年10月同时加入软银,在2016年请辞软银前,Nikesh Arora担任总裁和首席运营官,是当时看来最有“太子相”的高管。


但因2015年起的一系列与意大利私募股权投资者Alessandro Benedetti相关指控活动被内部调查后,Nikesh Arora主动离开了软银。


事实上,Rajeev Misra也未能明哲保身,Benedetti称,他与Rajeev Misra相识已逾十年,他们曾在多个场合会晤,并讨论潜在交易。但Rajeev Misra对此三缄其口不予置评。最终他坐稳了软银的高管之位,并再次升职。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高枕无忧做“太子”。


                                   (行事高调的Nikesh Arora并不受日本商界喜欢)


Nikesh Arora之所以曾被公认为是最具“太子相”,是因为他的薪水比其他人高出不少,曾是全球薪酬最高的高管。但Rajeev Misra的薪水并没有达到他的水平。


软银高层里,也还有其他强有力竞争者的存在。


软银在6月1日发布的声明中表示,首席运营官Marcelo Claure也被升任为执行副总裁,前高盛高管Katsunori Sago也作为首席战略官加入软银。他们都是“太子”的竞争者。


Marcelo Claure的薪水是1240万美元,而软银副董事长Ronald Fisher 的薪水是1820万美元,他们的薪酬都超过Rajeev Misra。


虽然孙正义公开表示他并不急于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但接连任命三位高管,被看作是孙正义为自己挑选接班人的举动。


“孙正义的潜在继任者不限于这三人,但他们是其中的一部分。”The Economics Times从一位软银的发言人处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同时升任执行副总裁的Marcelo Claure,此前接任了首席运营官的职位,接的正是Nikesh Arora的班。似乎他的路径看起来更为“正统”。


离开软银后,Nikesh Arora在网络安全公司Palo Alto Networks掌舵。离开软银后,Nikesh Arora担任过好几个高端职位,在2017年6月Travis Kalanick卸任后,《纽约时报》曾报道他也是可能的CEO人选。


据报道,Nikesh Arora在软银期间拿到了7300万美元,这让他成为世界上薪酬最高的高管。然而这在日本商界引起非议,他们并不认同Nikesh Arora的高调,以及孙正义将其确定为接班人的决定。


相比之下,Rajeev Misra则鲜少在公众面前发言,为人更为低调。


在软银期间,Nikesh Arora率领软银进入了印度,在房地产门户网站Housing、约车应用程序Ola和在线市场Snapdeal等创业公司中进行了一系列投资,往往都是以天价估值。


这样看来,Rajeev Misra显然才是更为“正统”的那一个。毕竟,Vision Fund是软银目前毫无争议的战略重心。而对于着力布局新兴市场的软银来说,Rajeev Misra的印裔身份也可获益良多。


 

(软银的投资布局)


在Rajeev Misra的老家,软银就投资了支付独角兽Paytm、电商独角兽Flipkart和连锁酒店品牌OYO,过去4年里已经在印度投资了超过70亿美元。


孙正义说,预计在印投资总额将很快就要超百亿,并毫不掩饰对印度的兴趣。


“印度的年轻企业家正在创造非常独特的商业模式,可以扩展到全球范围,这让人很兴奋。”他说。


作者:罗瑞垚

本文原创首发于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

志象网,见证中国科技企业全球化之路。更多科技财经类新闻,请关注志象网公众号。

新闻推荐  
1红芯造假事件背后不为人知的软件行业内情
2港股上市背后,比特大陆正在被BCH吞噬
3过什么七夕,一个人挺好
4寻味中国,中华美食群英榜江浙双站开榜
5红芯,一个装逼过度被雷劈的故事
6坐拥50万农户底层数据,这次他要亲授万亿农业市场的机会在哪
7让大家缴纳“二胎基金”的人,究竟是谁?
8云集“逃出”微信生天?
9谁是西部第一区
10迁莞企业里的“厂妹”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