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学人思想纵横  >  会痛的十七岁:二次元成为了圈钱利器吗?

会痛的十七岁:二次元成为了圈钱利器吗?

来源:中访网 作者:王小朔 责编:杨帆 阅读量:86755次

中访网主笔 王小朔

 

笔者在正式了解《会痛的十七岁》之前,特地调出湖南卫视之前播出的一部综艺《我们来了》看了一遍,相信大家也或多或少地了解过这部号称集结了众多女神吃喝玩乐还原真性情的真人秀,此前徐娇就曾经参加过一季,赢得包括刘嘉玲在内的众前辈的喜爱。

 

按照真人秀的“剧本”走,徐娇本人懵懂可爱,偶尔的任性和坚持也是讨欢心显个性的套路,天马行空的思维方式因为用力过猛,不免有“中二”之嫌,总体来说就是一副涉世未深、不知人间疾苦、感性至上的美少女的模样。

 

从《长江七号》之后,被周星驰提携出道的徐娇,近年来重心都放在青春片上,五月天的主题电影《星空》,到郭敬明的《幻城》,徐娇似乎都在演绎一个人们眼中的她,或者是导演希望的她,一成不变的人物性格,倔强,敏感,甚至剑走偏锋,但始终保持善良。

 

《会痛的十七岁》里,她还是没有找到突破,延续了以往的风格,甚至,在这样的戏路里面越陷越深,相较于前几部来说,更加非主流,却更加缺少吸睛之处与引人注意的“噱头”,在此之前,上映的《闪光少女》票房惨淡,以弘扬民乐为宏大的主题,似乎也并没有为片子的硬伤做出多少弥补,片尾陈奕迅的西装出镜反而成了观众热议的话题。

 

《会痛的十七岁》像是在跟风。

 

徐娇一直以来的荧屏形象与大众印象让“二次元”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她的标签,但是这次“二次元”也无法拯救,即使胡夏的“齐刘海”也做足了“二次元”的戏码。如果王力宏和蔡卓妍的加盟能让观众值回票价的话,徐娇的卖力表演似乎更加失去了意义,新一代青春偶像的号召力与崛起已经“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把“二次元”文化作为电影宣传焦点并没有问题,但是导演的拍摄却并没有在“文化”上下功夫,导演在意的只是“二次元”表面概念展现出来的青春气息,与适龄人群带来的满屏胶原蛋白,文化又一次被蓄意消费。观众当然不会刻意追求所谓的沉重与严肃,但是轻松的题材与虚构的故事和人物至少应该具有一定的正面意义,否则为什么要买票去看一场一帮孩子闲来无事把伤感当日常、把脆弱当优势、把敏感当筹码的闹剧。

新闻推荐  
1跨界,即无界—《跨界》杂志创刊词
2小微企业从银行贷不到款,怨谁?
3大疆走下神坛
4《创造101》没有创造
5美团招股书看点:王兴持股11%,外卖一年补贴42亿元
6碧桂园2018年新丝路中国国际少儿模特大赛义乌赛区复赛圆满结束
7杨超越变形记:这不是我的世界
8刘鹤17年前的演讲:中国新经济应减少对美国的路径依赖
9那个号称能让中国断网的“网络中立法案”是什么?
10或许,共享单车的“最后一公里”概念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