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7年09月20日
星期三
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思想的人  >  一个文学青年的另类江湖—读蔡晓林诗集《老男孩》

一个文学青年的另类江湖—读蔡晓林诗集《老男孩》

[来源:中访网][作者:张琦][责编:杨帆]

作者:张琦

 

(1)

 

很多人都以为诗集《老男孩》的作者蔡晓林是位饱经沧桑、历经磨难的睿智老者,老早以前我也这么认为。说实话,至今我也没有见过这位“老男孩”,与他结识,源于他创办的财经新媒体《中访网》。他就像一位明知山险峻,偏走荆棘道的侠客,一路风雨兼程,短短几年,他愣是把名不见经传的网络新媒体《中访网》打造成目前国内专注人物第一媒体,不仅在川藏股权挂牌上市,而且业已在全国各地设立30多个工作站和地方频道。

 

后来才逐渐得知,蔡晓林不仅是资深网络媒体人、总编辑,而且他还是长江诗歌报社副社长、自由派诗人。更重要的是,蔡晓林是一位有理想抱负且忧国忧民的文学青年,他最近结集出版的诗歌《老男孩》,只是他追逐梦想之旅的瓜熟蒂落。在充满闲雅与喧嚣、恬淡与疯狂的成都,他俨然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独行侠,“欸乃”一声从波涛汹涌的府南河上呼啸而过,驾驭着扁舟一叶,旁若无人地漂向天际,漂向他无限向往的伊甸园。

 

(2)

 

读诗集《老男孩》,我终于体悟到了终日行走在文学莽原上一个孤独侠客的豪气、豁达与悲壮,更有焦虑、凄迷与无助。巴山夜雨潇潇下,茫然四顾心怅惘。因为诗人的愤世嫉俗,他不愿与所谓的主流认知人云亦云,他的每根头发都奋力挺拔,他鄙视一切无知与盲从,他唾弃某些人的奴颜媚骨和溜须舔菊。尽管身置繁华,歌舞升平,他却在每一个深夜的成都,都会想起一些过往,一些人的命运,比如曾经在成都磨难的慕容雪村;有时即使在睡梦中,赵雷的歌声也会若隐若现。灯红酒绿,红尘巷陌被所谓的现代文明笼罩;芸芸众生,他曲高和寡。世人皆醉,志同道合者愈来愈少,诗人单纯的心陡生悲凉与隐忧——

 

我迷惑地这样问自己

为什么当初遇到

许多看似志趣相投的人

如今却渐行渐远

也许只因人世间世事无常

经不起岁月的蹉跎

 

是的,当初澄澈如水的文坛,在经济大潮的冲蚀之下,还有多少人会葆有一颗初心?又有多少人在随波逐流,为了利禄放弃了曾经坚守的理想?

 

在蔡晓林的诗里,没有华丽的词藻,也没有刻意炫耀的技巧,平白直叙中,不乏压抑的激情以及深邃的哲理;字里行间处处流露出对生命的悲悯和对世俗的拷问;尤其太多的无题诗,三言两语皆成谶语佳句,令人或沉思或遐想,或叹息或振奋……这种基调,贯穿诗集的始终。诗歌语言是诗人禀赋的自然流露,也是艺术追求和价值取向的标识与注解。蔡晓林性格耿直且刚烈,做事豪爽干练,单刀直入,敢爱敢恨;他仇视邪恶与强权,追求民主与理想化的社会公平正义;他同情弱势群体,甘为真理和善良两肋插刀;他的文字(不仅仅是诗歌)像匕首、像呼啸的子弹,他挞伐丑恶往往是赤膊上阵,不计后果。有一首无题诗这样写道:

 

国家是否发达

不看强者的高度

而看弱者的地位

 

诗人虽然在成都深居简出,但他却时刻放眼世界,即使身境窘迫也绝不会为五斗米折腰;他鸟瞰时局与人间百态,纵使粉身碎骨也要忧国忧民;他放荡不羁,口无遮拦,吼出了某些人唯唯诺诺轻易不敢说出来的话。

 

这就是一个巴中后生的侠骨柔情与博大胸怀。他的诗歌既有自身精神境界的强烈体验,更有对现实与命运的多维度思考。“读蔡晓林的诗句,如同读慕容雪村的青春,孤独、戏谑、彷徨(蔡岫语)”,正如蔡晓林诗中所写“想把荒凉看尽,才慢慢归来……”蔡晓林总是在沉默中坚守,孤独地行走在一个人的江湖上,把自己的情感、欲望、执念与品格深埋在《老男孩》的行吟里,让想懂他的朋友和读者去品味、去探寻。

 

(3)

 

也或许,已经有很多人很久都不再读诗或写诗了,甚至是忽略了诗歌还在某个地方存在。不晓得是社会的节奏太快 ,抑或诗歌有它自己的历史发展休眠期。诗歌作为一种文学形式的存在,似乎不再在一个社会文艺生态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时,也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这个时代的浮躁、势利、偏执与盲目。

 

读蔡晓林的《老男孩》,犹如身置漆黑隧道里突然从罅隙中射进来的一束亮光,给人希冀,令人神往。诗人对这个大千世界洞若观火,思想犀利,语言精炼老道。他批判现实主义的诗风总是那么旁若无人,毫无顾忌——

 

中国企业家群体

是一批特别扭曲的人

在商业上很成功

在政治上就很郁闷

 

读着诗集《老男孩》,总会莫名地想起一些人,比如鲁迅或印度诗人泰戈尔,泰戈尔的诗歌之所以能震撼一个时代而经久不衰,应该在于它的现实意义,诗歌把一个民族的悲喜连同自己的良知与命运浇铸在作品里,从不矫揉造作,从不无病呻吟,从不花里胡哨,也从不故弄玄虚。

 

诗集《老男孩》收录了蔡晓林100余首诗歌,平白质朴的语言,短小精悍的无题诗,读来却处处让人振奋,浮想联翩。诗人无论去山西平遥访古,还是去云南丽江探幽,他独到的见解和深邃的思考总能在诗句中自然倾泻出来。《老男孩》里的语言,时而温婉,时而犀利;既有直抒胸臆,更有铿锵诘问,《老男孩》是诗集更是喻世格言。当然,蔡晓林不是鲁迅,也不及泰戈尔知名。他从来也不会继承谁的衣钵,蔡晓林就是蔡晓林,他有时桀骜不驯,天马行空,有时又温良恭俭让;他不安于现状,有自己的个性与见解。他首先是一个有追求有梦想的文学青年,他善于在社会的夹缝与前沿地带穿梭逡巡,所以他的诗句总能迸发出激情与洞见的火花,给人耳目一新的境界。

 

(4)

 

关于诗集《老男孩》,其实我要说的话还有很多,由于篇幅所限,只好就此打住。寂寞的时候,读一读诗集《老男孩》,你会有“莫愁前路无知己”的感慨;迷惘的时候,读一读诗集《老男孩》,在沉睡与无助中,你会警醒,慵懒的思维也会活跃起来……

 

新闻推荐  
1中国魅力乡村授牌暨书画家采风活动在大仪镇公路村举行
2专题:如何评价女作家沧月?
3荆楚访谈网上线运营,将立足湖北,面向全国
4中访网江苏书画研究院组团赴东北采风
5中访网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成立
6“喜迎十九大•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代表”全国展播
7蜜月计划:导演拍完抗日神剧,又搞出“天鹅堡”闹剧
8广西凌春投资集团​成为中访网“全媒体重点监督单位”
9中访网招募100名会展记者
10二次初恋: 透露着山寨味道,除了尴尬,不知道该作何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