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泛事件  >  单身大国里的“被迫不婚者”在慌张什么?

单身大国里的“被迫不婚者”在慌张什么?

[来源:中访网][作者:姬鹏][责编:杨帆]

null

港媒说,内地单身成年人的数量已经相当于俄罗斯和英国全部人口的总和。意在告诉我们每一个人,我们身处一个单身大国。坦白讲,港媒真是会“八卦”,能把民生市井的严肃,勾兑出娱乐新闻的水准。然而,这并非只是简单的调侃,深层次的维度里,对于每一个人而言,都会有不同的影响。

 

当然,对于婚姻而言,它只是一种主流的社会组织关系。恋爱与婚姻,在这个多元的时代里,已经是可以分开的。过去,很多人总觉得,不以婚姻为终点的恋爱不道德。总觉得恋爱就要有归宿,这种功利性的市井逻辑,说到底还是人格不独立的表现,这与现在结婚时,必须有个房子没什么两样。

 

恋爱,就要有婚姻,婚姻就要有房子,这一系列的顺接,看起来很自然,却透着一种对天然关系的不自信。经济发达必然推进文明开化,这对于一个“单身大国”而言,却透着一种尴尬。讲真,我对那些主动不婚,主动丁克的人们,一直以来都很敬重。

 

我总觉得,一个人知道自己怎么选择,而且不畏惧周遭的主流压迫,除却需要勇气,大抵对于常识的觉解也要有一定的高度。对于“单身狗”的自嘲亚文化而言,我一直以来都觉得很丧。一边故作单身的独立自由,一边又歇斯底里的窥探婚姻里的美好。于此,我将这些人定性为“被迫不婚者”。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因为世俗的条件“被迫不婚”。物质的渴求,精神的匹配,看起来并不过分。可往往在他们的尺度里,总是高于自己既定的条件,于是就被剩下,成为“被迫不婚者”。然而,他们从来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所以才会有“单身狗”这种亚文化兜底儿。

 

显然,对于“被迫不婚者”而言,内心深处是充满慌张的。他们害怕自己一生孤独,却又不愿意委曲求全。等到过了最佳婚配年龄,孤独也习惯了,却又害怕被看穿孤独。于是,他们越来越活在面具之下,越来越言不由衷,越来越喜欢上各种毒鸡汤和丧文化。

 

到最后,他们只能活在躯体之下。一切行为都不再真实。那些归来仍是少年的佳句,对于他们而言大概只是一种悲叹。被迫不婚者中的女人们,婚恋观多数还停留在半封建时期里。她们总认为自己可以经济独立,就觉得婚姻无所谓。其实,反过来想,倘若经济不独立,她们大概还是要选择婚姻的。被迫不婚者中的男人们,婚恋观越来越物欲化。他们总觉得只要有钱就可以娶到性感迷妹,知性姐姐。其实,对于婚姻而言,只靠钱包鼓鼓根本留不住你的心上人。真若那样,也只是一张长期饭卡罢了。

 

我认识的“被迫不婚者”有很多,不管男女,都有一个明显特征:“写在骨子里的自私”。总希望对方能理解自己,总希望对方能给自己想要生活,总希望对方是自己脑垂体里的样子。总之就是“总希望”对方怎么样,却没想过自己能为对方做什么。这大抵就是“被迫不婚者”最难饶过的坎儿。

 

很多“被迫不婚者”说,没有了婚姻和恋人,我可以更自由的选择,去减肥健身,挣钱升职,读书旅行,看起来很丰富的生活里,却让他们只能走向通往孤岛的路。对于他们而言,在自己的后半生里,要想有所超脱,大抵真需要对婚恋观重新认识。

 

“坚持不婚”没毛病,但要明白不婚是因为自己不想选择婚姻这种社会组织方式;“坚持婚姻”,也要明白婚姻的组织方式里,精神一定要与物欲匹配。如果一直活在混沌里,就不要轻易去走进婚姻。否则,真不如做一只温驯的单身狗更为惬意。

 

很多人也说,婚姻可以无爱,但要有性,婚姻可以无胸房,但要有豪房,这些对婚姻的极端理解,真是不要轻易去相信。人与人相处,情感应该作为一种主要的通道。至于,生活的本来面目而言,即便一个人活不也需要打拼挣钱,吃饭睡觉。为何,一谈到婚姻,就开始谈条件,而且是单方面的条件。

 

这一点,就最近的各种“相亲奇葩故事大全”里,应该都见惯不惯了。我们不能断定奇葩里没有幸福,但可以笃定,奇葩里的下场也很奇葩。单身大国已经形成,但未必就是因为性别基数不对等的原因。这个世界里,关乎饮食男女的事情,多数时候都是“贪嗔痴”在作怪。

 

只是到了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加快,“贪嗔痴”也开始升级,变成各种丧性。即便明白很多金句,也依旧难以过好这一生,尤其对于找不到北的“被迫不婚者”,更是变本加厉。

新闻推荐  
1融e富公司推出“佳丽贷” 称女孩越漂亮贷款额度就越高
2资本玩家“踢皮球” 汇源通信重组屡遭“空头支票”
3兰州黄河内讧升级 控股股东新盛投资被二股东起诉要求解散
4夏利控制权转让未果 一汽整合不停步
5梦网集团实控人蹊跷上位 再推回购欲护盘
6猖狂的山寨币:疯狂圈钱的伪创新骗局 实质却是网络传销
7“0元购”噱头吸引消费者 网购优惠中多暗藏猫腻
8打着融资的名义 诈骗老人的钱财
9李庚南:从行为监管逻辑看现金贷监管的归宿
10陈传席:社会不需要人格低下的知识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