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平:降准有利于控制和降低融资成本——中访网 做最好的财经服务商
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新观察  >  连平:降准有利于控制和降低融资成本

连平:降准有利于控制和降低融资成本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原创 责编:杨帆

文/专栏作家 连平、鄂永健、陈冀、武雯

 

此次降准直接降低了商业银行的负债成本,缓解银行的负债压力,并通过压低银行的负债成本来间接调控资产端,推动降低融资成本,引导资金服务小微企业,同时也有利于提升银行的经营业绩。

连平:降准有利于控制和降低融资成本连平:降准有利于控制和降低融资成本
 

4月17日,人民银行宣布从4月2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同日,上述银行将各自按照“先借先还”的顺序,使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以下为我们对此的评论。

 

一、降准主要为稳定银行体系流动性

 

经济金融数据存隐忧形成降准契机。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GDP增速6.8%虽符合预期略低于去年四季度,但一季度投资累计同比7.5%,低于预期,基建投资累计同比13%也大幅低于前值16.1%。并且若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经济还会面临下行压力。同时,3月金融数据显示,M2超预期回落至8.2%,社会融资规模一季度同比负增长,尽管信贷增速依然保持,但表外融资部分因监管趋严受到很大压抑。即使部分表外融资需求转移至表内,但仍有不少企业融资因资信等级较低,而导致“融资难和贵”的压力增大,今年以来贷款利率继续显著上行,整体融资成本进一步上升。正是在此背景下,央行创新货币投放工具使用方式,以控制企业融资成本和为市场注入更多长期稳定资金。

 

流动性调控工具箱存在结构调整的必要性。中长期来看,MLF、SLF等“粉类”结构性工具应回到其短中期临时性流动性调剂的定位之上,而非以不断续作滚动的模式维继。未来发挥其利率走廊作用,应探索“粉类”工具的覆盖范围,使其能惠及大量城商行、农商行甚至外资银行,且提升其操作利率对于其他货币市场利率的引导功能。同时,此次降准置换MLF到期也反映出过去MLF工具有些过于集中,央行未来可能会逐渐改变这种由于工具集中带来的到期压力集中的局面。

 

“强监管、稳货币”格局逐步确立。2017年、特别是上半年,是明显的金融监管与货币政策“双紧”,但自2017年末以来,从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拓宽、放松拨备覆盖率要求、大额存单利率上浮扩大以及此次降准来看,货币政策在边际上有所松动,其主要原因或是为对冲强监管所带来的收紧冲击,缓解表外业务向表内转移过程中,银行间流动性可能面临的紧缩压力,防止融资成本大幅上升。降准当日,央行通过MLF向市场投放了3675亿元资金,并将政策工具利率上调了5个基点。目前公开市场操作的政策利率与市场利率存在差距,MLF利率小幅上调主要为修复政策利率与市场利率之差、更好地发挥政策利率引导作用,与通过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缓解银行负债成本压力并不矛盾。从目前的MLF近4万亿的余额规模来看,未来央行继续实施类似措施以置换部分到期MLF的可能性也较大,当然这并不意味以后将放弃使用MLF等结构性工具。降准主要为补充更长期的流动性,而遇到与结构性工具对应期限的流动性缺口,央行仍会综合运用多种工具以兼顾不同期限的流动性需求。

 

总之,灵活应对是货币政策的重要特征。针对市场流动性和利率变化小幅升息提准和降息降准并不意味货币政策发生方向性的变化。在当下M2增速偏低、社会融资规模同比负增长以及市场利率存在上升压力的情况下,若不进行适当的调整,货币政策可能会偏紧。因此,降准并不改变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基调。2017年以来的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双紧”已经转向“强监管、稳货币”格局。

 

二、降准有利于控制和降低融资成本

 

此次降准直接降低了商业银行的负债成本,缓解银行的负债压力,并通过压低银行的负债成本来间接调控资产端,推动降低融资成本,引导资金服务小微企业,同时也有利于提升银行的经营业绩。

 

降准小幅提升银行业绩。一方面,由于释放的存款准备金用于置换MLF,MLF成本为3.2%,存款准备金对银行收益率1.62%,本次降准替换MLF,相当于银行资产和负债两端同时减少9000亿规模的资产和负债,假设其它条件不变,这提升净利息收入约142亿元。另一方面,释放的给城商行和非县域农商行增量资金4000亿元用于小微企业贷款投放,考虑到准备金对银行的收益率为1.62%,假设小微贷款利率全年平均为6%,预计全年提升净利息收入175亿元。综合考虑全年提升商业银行业绩约317亿元,净息差提升约2BP。如果今年内再降低2-3个百分点准备金,则银行业净利息收入提升可达千亿以上,净息差拓宽6BP以上。

 

降准促进社会融资成本降低。考虑到严监管下,2017年以来同业负债成本上行、存款成本增长放缓,尤其是今年一季度存款和M2增速进一步放缓,同时贷款增加较快,贷款利率进一步上升。因此,本次降准可通过缓解流动性压力、降低负债成本,推动降低贷款利率和社会融资成本。

 

此次降准更加有利于中小银行,引导资金服务小微企业。相对而言,中小银行负债端成本上升的压力更大,流动性更紧,而城商行和非县域农商银行由于深度捆绑地方经济又是服务当地小微企业的主力,其负债成本上升也导致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难以下降。此次降准释放的4000亿的增量资金,再辅以MPA考核,有利于缓解小微企业融资贵与难问题。

 

(鄂永健为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陈冀、武雯为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本文作者介绍: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金融40人论坛成员和理事。)

新闻推荐  
1红芯,一个装逼过度被雷劈的故事
2坐拥50万农户底层数据,这次他要亲授万亿农业市场的机会在哪
3让大家缴纳“二胎基金”的人,究竟是谁?
4云集“逃出”微信生天?
5谁是西部第一区
6迁莞企业里的“厂妹”一族
7被推倒的城中村
8黄晓明“理财不慎”溯源:地下代客理财江湖调查
9“广西专线”将有力促进五粮液对南向新市场的开发
10碧桂园高高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