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新观察  >  魏欣:美国中产阶级是如何衰落的

魏欣:美国中产阶级是如何衰落的

来源:中访网 作者:原创 责编:杨帆

文/专栏作家 魏欣

 

只有把更多高质量的工作机会拿回美国,才能够重新振兴美国的中产阶级,增加美国社会的稳定器,也就同时维护住了所谓“保守主义美国价值观”。

美国中产阶级是如何衰落的美国中产阶级是如何衰落的
 

作为少数没有经验的国家元首执政一年之际,美国媒体开始对川普总统的言行做出总结。从参加竞选,川普与主流媒体的对骂就一刻也没有停止;与以往更多代表富裕阶层的共和党总统相比,他同企业家、IT精英和富豪的关系最为紧张;他在各大院校师生中间拥有最低的支持率;妇女团体、黑人团体、移民团体和环保组织普遍反对他;美国的主要国际盟友几乎全都对他持批评态度。这不得不让很多人怀疑,川普在上一场大选中是如何获胜的?他未来几年的执政基础又在哪里?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过去30年来美国社会结构的变化,你就会发现川普主义的崛起与中产阶级的衰落是分不开的。虽然他在修建墨西哥边境墙、退出多边贸易协定、税改、医改等重大议题上的政见遭遇了很多批评,但是他确实得到了一部分来自底层“沉默的大多数”民众的支持,满足了他们维护所谓“美国保守主义传统价值观”的政治诉求。

 

一般而言,当社会结构呈现以中产阶级为主导的纺锤型或者橄榄型时,最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中产阶级拥有稳定的工作和财产,最不可能在各种社会议题中采取极端态度。长期以来,中产阶级是美国经济的支柱,也是美国社会的稳定器。从1970至2000年,美国升至高收入阶层的家庭要比跌入低收入阶层的家庭要多。可是2000年以来的趋势发生逆转,美国仅有0.25%的家庭升入高收入阶层,而跌入低收入家庭则有3.25%。可见美国收入分配正在两极化和空洞化。这使得美国中产为主导的纺锤型或者橄榄型社会结构向着不稳定的贫富两极分化的沙漏型社会转变。

 

在人口比例上,美国生活在中产阶级家庭的人口份额从1971年的61%降到了2015年的50%。同时期高收入人群占比从1971年的14%上升到2015年的21%,低收入人群占比从1971年的25%上升到2015年的29%。在占有社会财富的比例上,财富向高收入群体集中的趋势也很明显。中产阶级总收入占社会总收入的份额由1970年的62%下降到2014年的43%,高收入群体的总收入则由1970年占总收入的29%上升到2014年的49%。在两极分化上,1970年以来,美国基尼系数一直呈上升趋势,说明社会的贫富差距一直在加大。

 

伴随着中产阶级的大幅度衰落,美国社会的传统生活和思维方式被逐步改变,“保守主义价值观”遭受冲击,社会矛盾开始集中爆发。失业的产业工人把矛头指向非法移民;依赖社会福利生活的低收入阶层指责国际化大公司和超级富豪不承担社会责任;背负沉重学生贷款的毕业生认为大学欺骗了他们,有学位根本找不到工作;下岗的白领认为公司用廉价的印度人替代了他们;无所事事,但又犯罪率高企的黑人社区时常抗议警察滥用暴力;仍在辛苦供房的上班族抱怨医保太贵、税收太重。移民问题、种族问题、税收、医保,人们几乎在每一个社会议题上尖锐对立。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同一点:有质量的中产阶级工作机会实在太少了!

 

经济学界对美国中产阶级的衰落有很多解释。主流媒体关注较多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从美国的产业结构来看,在中产阶级赖以生存的制造业,去工业化特征非常明显。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的制造业产出占GDP的比重呈现下降的趋势,导致美国制造业能够提供的就业机会越来越少。在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能够留下来工作的都是一些需要较高素质岗位。低技能职位被逐渐淘汰,导致中产家庭收入骤减。与此同时,金融业的产出在总产出中的比重越来越高。金融从业人员的收入水平极高,学历要求也极高,但能够吸纳的就业人口却非常有限。这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矛盾和两极分化,提升了金融风险。

 

其次,全球化虽然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但同时也导致了各国之间的贸易竞争,加速了美国中产阶级的衰落。新兴市场国家拥有的大量廉价劳动力挤占了美国一些非技术和低技术水平工人的就业机会,降低了产业工人的工资水平。贸易的全球化导致低成本国家的相对美国更有竞争力,加快了制造业和服务业向新兴市场国家转移的速度。美国对于进口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增加,又使得本国的企业生存情况恶化。另一方面,非法移民的激增又在美国国内对低技能职位形成正面竞争。这都导致在企业中就业的中产阶级大量失业,进而缩减了政府税基,恶化了国家财政收入。

 

再次,随着科技的发展,企业为了寻求更高的生产效率和盈利能力,逐步加大机器的研发投入,从而提高了失业率,加大了两极分化。科技的发展使社会对受过良好教育的高等技术工人需求增加,也将导致更多较低素质的劳动力失去原来优越的工作。科技的变革使得原来中产阶级中一些高素质的人才获得更高的收入,而更多技能匮乏的劳动力收入锐减。这些淘汰下来的低能工人不得不依靠政府提供的社会救助和医疗保险,大幅度恶化了美国的财政状况。比如:Amazon在美国的发展非常迅猛,但由此产生的代价也非常惊人。美国每年各地零售业关闭的门店数都高达数千家,其中媒体统计2017年就关闭了超过5000家。Amazon在此过程中增加的高技术雇员数远远无法抵消这数千家门店下岗的售货员和经理。随着互联网、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可以预见,未来机器在各行各业中取代人工的趋势将会继续,甚至加速。

 

再回顾一下川普总统将近一年来的执政纲领:对外,他主张以双边贸易协定替代多边贸易协定来增加美国产品在海外的竞争力。对内,他收紧移民政策,降低企业税负,为合法美国公民争取更多工作机会。只有把更多高质量的工作机会拿回美国,才能够重新振兴美国的中产阶级,增加美国社会的稳定器,也就同时维护住了所谓“保守主义美国价值观”。这也难怪会有一部分人会认同他的施政口号:美国优先、买美国货、雇美国人!

 

(本文作者介绍:专栏作家,曾在美国供职于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新闻推荐  
1复星医药荣获2018中国A股上市公司紫金创新奖
2老干妈:不上市的底气与逻辑
3中国的发展与打破东亚地狱模式
4TMD大变局
5在股市中搭便车
6中访网蔡晓林被聘为北大博雅高级研究员
7长城天赋带领中国葡萄酒实现“二次腾飞”
8近两亿元大项目!海尔中央空调河南煤改电最大单诞生
9石药集团中诚医药荣获2018年度高新区质量奖
10广州小鹏汽车副总裁刘明辉一行莅临十堰猛狮考察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