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投资者态度  >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来源:中访网 作者:转载投资者网 责编:杨帆

记者 张诗雨

 

 

近来,“幼儿园虐童风波”成了各社交圈热议的话题。10月初,携程旗下亲子中心存在虐童行为被曝光;进入11月,在美上市不久的红黄蓝旗下幼儿园幼师对幼儿“扎针”,逼其听话的行为,更是引起轩然大波。


这一场风波之中,更多人开始深思,该怎样对幼儿园加强管理?幼儿园出现“虐童”行为是否是资本化的恶果?已然开启的幼教产业资本化进程是否将因此停滞?在这个巨大的舆论场中,各种声音扑面而来。一时间,这一领域的相关上市公司也受到空前的关注,一家A股上市公司也牵涉其中,其股价短期内大幅下跌,这家公司便是威创股份(002308.SZ)。


自2015年以来,威创股份相继收购了红缨教育、金色摇篮等幼儿园,公司旗下现有超过4000所幼儿园。10月8日,携程旗下亲子中心虐童事件被曝光后,同属幼儿教育行业的威创股份开始跳水。11月14日,金色摇篮亦庄幼儿园传出存在虐童现象后,公司股价更是连跌4日。而在10月9日至11月27日期间,公司市值跌去近三分之一。


威创股份如何看待当前的估值?作为金色摇篮的母公司,公司计划如何加强旗下幼儿园的管理,避免虐童事件再度发生?公司未来是否仍将继续收购幼儿园,扩大旗下幼儿教育产业规模?公司会对新收购的幼儿园提高哪些要求?


就以上相关问题,《投资者报》记者向威创股份致电致函,公司证券部单姓员工告诉记者,已将采访提纲交给董秘李亦争,此外,记者还亲自来到金色摇篮亦庄园探访,但并未被允许进入该园,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公司相关方的正式答复。


“虐童”事件并非首次

 


11月14日,金色摇篮亦庄园被曝出教师存在虐童行为,有家长反映,自家孩子在园内曾遭到老师打肚子、打头、打嘴等。11月16日,威创股份发布公告称,已成立专项小组,督导金色摇篮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并对园所进行自查。



11月28日,记者来到北京通州马驹桥镇,也就是金色摇篮亦庄园所在地。马驹桥镇位于北京南六环附近,该幼儿园附近都是住宅小区,最近的公交站在1公里开外。前来接送孩子的家长告诉记者,这家幼儿园的费用大概在每月3000元左右,可接收非京户幼儿。



虐童传言明显让这家幼儿园紧张了起来。记者在幼儿园门口拍照外景时,被一位园中保安看见,呵斥“不许拍照”,要求删除所拍照片,还质问“是不是媒体的”。



记者只能向远离幼儿园的方向走去,两位附近的警察随后赶来与记者搭话,其中一位说,北京市现在正在整顿幼儿园,现在采访这家幼儿园需要经过马驹桥镇教委。记者亮明身份告诉警察,还想再尝试一下是否能采访到该幼儿园,想了解他们当前是以何态度应对媒体。



两位警察予以默许,紧接着,记者再次回到金色摇篮亦庄园,并对保安也亮明了身份,但该园仍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此番引起关注的金色摇篮亦庄园是从2010年正式招生办园的。据威创股份公告中透露,亦庄幼儿园是金色摇篮受托管理的19家幼儿园之一。2017年1~9月,其向金色摇篮支付的托管服务费等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0.21%,约为168万元。



据金色摇篮官网披露,公司成立于1995年,以早教、幼教、基础教育等作为主营业务,现在境内有700余所园校,其中幼儿园占据大头。


但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金色摇篮不止一次被曝虐待幼儿,据媒体公开报道,2015年,太原市迎泽区金色摇篮幼儿园的一名职工被幼儿家长举报,该家长称,看到这名职工有变相体罚幼儿的情形,此后,该职工被处以离职观察处分。2015年11月,瑞昌市教育体育局还处罚了当地的金色摇篮儿童之家,令其停止招收3~6岁的学龄前儿童、停止举办幼儿园。

发力幼教产业


早前,金色摇篮具备一定规模之时被威创股份看上,2015年9月,威创股份以8.57亿元的代价将其收购。在此之前的7个月,威创股份以5.2亿元收购了红缨教育。该公司也以幼教作为主业,不同的是,红缨教育的业务多分布在二三线城市,而金色摇篮的业务则是多集中在一二线城市。



几次连续收购,威创股份俨然成为国内幼教行业中最具规模的公司。现在公司旗下的幼教品牌共拥有加盟幼儿园接近4000家,从市场占有率来说,已是目前幼教行业内管理幼儿园数量最多的公司。



威创股份本以大屏幕拼接显示产品为主营业务,与幼教行业几无关联。然而,自2013年起,因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固定资产投资比例下降, 致使高端市场控制中心新增建设立项数量明显下滑,导致公司盈利额减少。2013年与2014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减少15%、20%,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11%、65%。



在2015年向幼教产业转型后,威创股份业绩明显回升。2015年、2016年、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17%、12%、7%,净利润分别同比增加13%、52%、47%。2017年上半年,公司幼教业务营业收入1.9亿元,数字拼接墙系统为2.8亿元,由此可看出,幼教业务已占据公司总收入近40%。



自2015年以来,威创股份多次表示,已经确立了将幼儿教育定位为收入增长第二极的业务发展战略。此后,公司在幼教领域不断跑马圈地。2017年8月,公司以3.85亿元收购可儿教育70%股权。威创股份披露,可儿教育主要业务为幼儿园的托管加盟管理,包括输出公司管理制度以及师资培训,还包括提供幼儿园配套儿童游泳管理服务等其他特色业务。



威创股份曾公开表示,收购可儿教育是公司夯实线下布局、打造公司幼教生态的又一重要举措。可儿教育与公司已有的红缨教育、金色摇篮等幼教品牌在市场定位上实现良好互补,对于进一步提升公司的竞争力和竞争优势,为公司带来长期稳定、持续的财务收益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加盟制存隐忧


为了确保上述收购能够带来持续的财务收益,威创股份与所收购幼儿园均签下了对赌协议。以金色摇篮为例,约定其2016年度至2018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300万元、6630万元、8260万元。2016年,金色摇篮净利润达到6039万元,超过约定额。


规模迅速的扩张,让金色摇篮完成对赌业绩看上去问题不大。2015年,金色摇篮拥有150多家品牌加盟幼儿园,17家托管加盟园。仅仅一年之后,其加盟幼儿园数已达到410家。全年新增加270家加盟幼儿园,但托管幼儿园却只增加1家。可以看出,在数量上,金色摇篮加盟幼儿园数量远高于直营幼儿园数量,这也是其得以快速扩大体量的原因所在。


“单体幼儿园的租金和人工成本越来越高,上市公司有业绩和股价的压力,资本更是求快求规模,所以市场上以直营+加盟模式为主。加盟数远大于直营数的幼教企业,企业通常看重的是,收取加盟费而不是主导运营,这就使得续费和品牌保证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即使是上市公司,也不能很好地监控管理问题。”一幼儿园园长曾对媒体公开表示。


若企业选择收购幼儿园来扩大规模(既加盟制),加盟商只需每年定期向集团缴纳加盟费,而集团对加盟幼儿园幼师资质、管理方式监管到位,难免将一些不够规范幼儿园并入其中。一旦这些连锁幼儿园被上市公司并购,资本对业绩的追求,会促使并购幼儿园选择赚钱又省心的道路,加盟商数量也因此大大增长。


但广州五六点教育联合创始人陈乐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我认为不应该更多问责加盟制,麦当劳也是加盟制,但比直营的街头小店干净的多。虐童问题就像当前的乳业三聚氰胺一样,已经是个现象级事件,不是单纯一家企业、员工的个人行为,所以不能单靠企业、行业的自律来解决。政府应该对涉事企业惩罚性处罚,这样,企业今后主动作恶的动机才可能消失。”


金色摇篮对加盟幼儿园都有哪些要求呢?据悉,其要求加盟幼儿园办园建筑面积为1500平方米以上,符合国家办园标准。一位金色摇篮工作人员曾向媒体透露,按照一个普通地级市的标准,只要200万元~300万元,就可以投资加盟一家幼儿园,其中还包括前期筹备、加盟费等等费用。


在此次被曝光虐童事件问题后,威创股份曾公开表示,公司现已开展行动,以避免虐童事件再次发生,包括:安装摄像头,强化幼儿园的监督管理,做到“全方位、零死角”;对恶性事件进行排查,并对现有教师任职资格全面审查;开展教师遴选机制,实施专题培训,强化园长和教师的职业素养等。



资本化泥沙俱下


然而,威创股份的积极应对并未能挽救公司股价。自10月8日携程旗下亲子中心虐童行为被曝光后,威创股份股价也开始一路走低。尤其是11月14日,有媒体发文称,金色摇篮存在虐童现象,公司股价更是加速下跌,随后连跌4日。10月9日至11月27日期间,公司股价自15.60元跌至11.38元,近三分之一市值灰飞烟灭。


事实上,幼教产业堪称朝阳产业,近年来受到各路资本的青睐。上市公司中也不乏大手笔收购幼儿园,将幼教产业作为公司新增长极的案例。2015年以来,秀强股份收购了全人教育、徐幼集团和培基教育等多家幼儿园品牌,逐步向幼儿园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供应商方向发展。2016年11月,长方集团以1.2亿元收购高端幼儿园贝壳金宝51%股权。今年11月,勤上光电也花费8.7亿元,用于收购小红帽幼儿园。



自2015年以来,新三板挂牌的以幼教为主业的公司数量更是大幅增长。由于新三板对于教育类资产的挂牌并无限制,两年时间形成了巨大的幼教产业集群,从事相关幼教业务的公司超过10家。


目前,国内稍具规模的幼教类相关公司不是在流动性不强的新三板挂牌,就是被上市公司收购。2017年9月,红黄蓝成功在美上市,这是幼教资本化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事。不幸的是,虐童事件的曝光,反而使很多人发出追问——资本化是否成了虐童事件频发的间接推手?



不难发现,幼教资本化进程中,2015年似乎是个转折点。无论是投资案例还是投资金额,在2015年时都获得了巨大的突破。那么,2015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年8月,包括民办教育促进法在内的教育法律一揽子修正案草案一审获得通过。新法中最重要的变化是,国家允许开办“营利性民办学校”,允许收费按照市场调节,学校自主决定,办学者可以获得收益。至此,资本介入幼教行业最后的障碍也被扫清。



但资本的逐利性,令幼儿园相关企业在扩张时更倾向于选择加盟的方式,以此迅速增加盈利。而这些集团幼儿园的加盟园门槛也并不高,加盟方只要有“办学许可证”和“办园场地”即可快速加盟。



事实上,由于新时期人口流动的复杂性,新法在民办学校方面放开管制和牌照,原本有助于解决数量庞大的居住与户籍不符的孩子们入园入校问题。但在资本蜂拥而至时,也难免带来良莠不齐的后遗症。



如今,市场之手还未来得及对行业进行大浪淘沙似的洗盘,被频频曝出的虐童事件已经把资本的逐利性与幼教产业必不可少的公益性之间的矛盾推到了聚光灯下。如何在借助资本扩大基础教育规模与保证教育产业良性发展之间找到平衡,这是监管层与产业相关各方都需要深思的问题。

 

新闻推荐  
1润禾材料现金流长期严重掉队 赊销凶猛毛利率超同
2鑫广绿环事故致五人死亡 申万宏源保荐上市赚3200万
3顺丰优选自营食品上黑榜 过氧化值超标有哈喇等异味
4大地财产保险凌源违法虚构保险中介业务套取手续费用
5宏润核装违规使用募集资金 遭股转公司出具警示函
6南宁糖业拟定增募资不超9亿元 过半用来偿还银行贷款
7浪莎股份神回复转型未果:“女朋友”没找到 咋“结婚”
8车投宝兑付风波:新力打脸法人私人还款 警方未立案
9“消费全返”平台云联惠涉嫌非法集资 上万商家或陷庞氏骗局
10中访网高校财经传媒计划启动